我希望能有一个工作机会,没工资也行丨壹基金蓝色行动

发表时间:2019-04-07 20:04来源:CCTV公益之声网址:http://www.cctv-gy.cn/show_7_7252_1.html

“图书一天要整理好多遍,能工作很开心。”

今年22岁的自闭症青年峻实,已经在山东省少年儿童图书馆工作近一个月了,他每天都会早早来整理图书,还会把破损的书都一点点地修好。

峻实爸爸为了帮孩子找工作跑了十几场招聘会。他说:“希望社会上能有个接纳孩子的地方,哪怕不给工资都行。”很多自闭症孩子家长跟他的想法一样。

null

峻实正在按色标将图书归类上架

图片来自: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张中摄

尽管自闭症孩子对人际关系不敏感,但通过适当的培养、支持,不少自闭症孩子能在长大后表现出较为完整的劳动能力,但是缺乏工作机会。

中国残联数据显示,中国的残疾人整体就业率是43%,但包括自闭症人士在内的心智障碍人群的就业率尚不足10%。大部分大龄自闭症人士,离开学校、特教机构后,无处可去,只能回到家里。

根据广州市残疾人联合会等机构发布的《成年心智障碍人士就业状况和需求调研报告》显示:

-- 心智障碍者家庭大多收入偏低,而且有一部分家庭的收入来源主要依靠政府低保及救济;

-- 监护人更多是把他们安置在残联下属机构;

-- 虽然有些找到了挂靠的单位,但比例并不高,且无法提供真正的就业机会给他们;

-- 不管是监护人还是心智障碍者,他们对就业的需求很强烈。

2016年《残疾人就业促进“十三五”实施方案》中提到“积极探索支持性就业”,以智力、精神残疾人为主要对象,继续在部分省市开展残疾人支持性就业试点。扶持建设残疾人就业辅导员培训专业机构(基地),培训2500名就业辅导员,帮助更多残疾人实现支持性就业。

“一个普通人是通过走向社会、在工作中持续学习和进步的,对心智障碍者来讲也是。一旦回到家庭的闭塞状态,他们的退步会更明显。支持性就业,才能帮他们真正融入社会。”壹基金海洋天堂伙伴机构北京融爱融乐心智障碍者家庭支持中心负责人李俊峰说。

魏来,26岁,北京

魏来曾经参加融爱融乐(北京市首批支持性就业服务承接机构之一)组织的快乐活动营,2014年融爱融乐开展支持性就业培训班时,她成为了第一期学员。在就业辅导员老师们的帮助下,2015年7月,魏来成功得到了在北京一家咖啡馆工作的机会。

为了做好工作,魏来刚上班不久就注意留意常客的口味和喜好,久而久之,常常能说出他们喜好的菜品和做法,看到顾客惊喜的神色,她自己也很自豪。

为了照顾魏来的“热度敏感”、脚部手术后不能站立时间过长等,公司进行了合理的工作调整。为了方便让顾客理解,公司在员工的工作牌上印了特殊标识,顾客在看到工作牌后,会更多一份理解和包容,偶尔还会闲聊几句。这让魏来感到了互相之间的尊重。

参加支持性就业后,魏来开启了很多人生的第一次,第一次独立坐公交、第一次去超市消费结账、第一次为自己买衣服……工作让她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也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港湾。

戴劲宇,24岁,深圳

在上学方面,戴劲宇已经比很多自闭症孩子顺利,他曾经在大专学习电子商务。毕业后在爸爸的安排下,劲宇去了亲戚开的一家工厂实习,在仓库做一些装配、打包、发运的基础工作。

其实劲宇在工作中还是需要一点辅助的,他可以与同事合作完成整体工作中的一个环节,但如果要独立完成特别复杂的工作,就有点难。

这份工作劲宇做了3年,跟工厂老板、同事都相处得很好。老板夸他执行力好,安排的事情从不推脱、也不投机取巧。

后来这家工厂搬迁去了外地,劲宇也离开工厂,到深圳自闭症研究会,做一些文档处理、资料整理的工作

但是劲宇爸爸说:“我们对他在工作上还有更大的期待,劲宇执行力强、对人亲和,可以在工作中发掘他更大的潜力。我想,如果在一个完全陌生、没有特别照顾的环境里,他也可能靠自己的努力,处理好各种关系。”劲宇爸爸很希望能够有支持性就业的帮助,让劲宇可以尝试更独立的工作。

支持性就业

,简单来说,就是在充分考虑残障人士的能力、兴趣并保持其选择权利的前提下,在开放融合的状态下,通过就业辅导员的作用,帮助残障人士融入社会大环境,让他们持续就业、稳定就业,并且获得公平的劳动报酬。

融爱融乐的支持性就业项目

以为例,该项目每年约帮助10位心智障碍者成功上岗,就业时间最长的已经有四五年,工作情况趋于稳定。

该项目有专人做岗位开发,去与企业沟通,做适合心智障碍者的岗位设计,然后由企业和心智障碍者做双向选择。

在进入就业阶段之前,支持性就业体系首先要对心智障碍者做工作技能评估、进行岗前培训。

在开始工作后,就业辅导员要陪同心智障碍者一起上岗,这段时间通常是3到6个月。其中1/3时间用来熟悉工作岗位所需的技能,2/3的时间用来帮助他们与同事建立工作上的配合,沟通好人际关系。

就业对于心智障碍者来说不是目的,更是提升各方面能力的过程。工作给他们带来的变化非常大,他们的表达能力、参与事务的积极性越来越高。融爱融乐机构特意从9个理事会席位中拿出一个席位,请三个心智障碍者决定这一席位的投票权。除了对机构的参与度提高,他们的个人能力也提升明显。去年,在两位社工的陪同下,3位已经就业的心智障碍者,前往马来西亚进行了一周的支持性就业考察。

从长远角度来讲,支持性就业为心智障碍者带来了能力提升,对他们未来的生活质量是一种保证。对于父母担心的“我们走了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从一定程度上会有所帮助。

一个心智障碍者就业,能够影响的是整个企业,这对社会融合的带动是巨大的。但支持性就业在当前阶段存还在着很多困难。

李俊峰说:“支持性就业的难度在于专业队伍不足。”2016年《残疾人就业促进“十三五”实施方案》中提到要培训2500名就业辅导员,如果能有这样一支队伍,那支持性就业的整体规模、影响力都会大大不同。

过去四五年里,融爱融乐的就业辅导员队伍一直维持在10个人左右。这是一个国内以前没有过的岗位。要培养一个就业辅导员并不容易,“我们请了马来西亚、日本、台湾等地区的专家来国内讲课,也把辅导员送去其他地方学习。”李俊峰说,“去年来融爱融乐报名想就业的孩子有五六十个,经过培训真正上岗的只有十几个。”工作岗位不够、就业辅导员人手有限都限制了工作开展。

从企业的角度来讲,雇佣残疾人减免的残保金足以支撑一个残疾人在企业中工作。李俊峰分析,从经济上来讲企业是减少了成本,但要构建适合心智障碍者的内部环境,需要企业做很多工作。大部分企业是不愿意做这些的。

目前的情况下,尽管支持性就业的机会还无法惠及每一个特殊家庭,成年心智障碍者的就业之路依然远比理想中坎坷,但越来越多的成功案例让我们看到了他们命运改变的可能性。

*部分资料来自融爱融乐*

>>>> 目前的情况下,尽管支持性就业的机会还无法惠及每一个特殊家庭,成年心智障碍者的就业之路依然远比理想中坎坷,但越来越多的成功案例让我们看到了他们命运改变的可能性。

2019年壹基金蓝色行动关注自闭症人群“出行、就业、就学”问题,一位自闭症孩子家长,借由蓝色行动,发出了致企事业单位HR的一封信。

null

国际自闭症日

2019年4月2日即将到来

壹基金海洋天堂计划连续第八年

“蓝色行动”

联合伙伴机构发起倡导活动

让爱来,让碍走

今年的蓝色行动以“”为主题

出行、就学、就业

关注自闭症群体“”问题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或第三方投稿,本站只做展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或附和文章观点,内容如有不当或侵权事宜,请通过邮箱(931253412@qq.com)积极反馈给我们以方便处理。 原创投稿:新娱在线诚征高质量原创稿件,投稿QQ:2535461950